研究中心 research-center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研究中心 > 土壤科学 > 我们的堆肥事业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二)

我们的堆肥事业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二)

发布时间:2019/03/14 土壤科学 研究中心 浏览次数:542

我们所面临的挑战

生态系统的概念也是由英国人提出的,这一概念由坦斯勒(A.G.Tansley, 1871~1955年)在1935年提出,但他观察的生态平衡比达尔文晚了差不多一个世纪。

达尔文观察到的生态系统中物种相生相克现象在今天还是大量存在的,只不过这个制约过程很大程度上受制于人。其实,生态已经很难平衡了,概因为人类对自然界强烈的干扰打乱了平衡,水电站造成河流鱼类的消灭;杀虫剂造成天敌的灭亡;除草剂造成食物链的中断;转基因改变了生物进化轨迹;在干旱区和半干旱区盲目造林;种植单一化的树种,造成生态系统的破坏令人忧心忡忡。如果200年前的达尔文在天有灵,一定会对今天人类对自然的破坏心痛不已。同样,要是把他放在今天,他观察到的事物很可能不会使他产生物种进化的思想。如他可能会对“害虫”在药物刺激下的进化发生兴趣,会警告人类生态失衡后,下一个灭亡的将是人类。

达尔文观察到的“牛与松树”的关系,我们在野外也有亲身体会。我们观察的是“牛与沙地榆”的关系,套用上面的故事完全可以,仅将松树改为沙地榆即可,只不过我们观察的演替时间更快。在内蒙古浑善达克沙地,自然恢复的沙地榆仅8年的时间,已经长到5米多高了。物种数量由原来的几种已经增加到上百种了。然而,我们的这个发现却被人认为没有科技含量,因为我们对自然界没有做什么,在他们眼里,必须煞有介事地大张旗鼓地在草原上干点什么才是科学,如种树,飞播,打井、引外来种、或建沙障。而我们恢复的更好的草原,他们视而不见。对于这样的苛求,我实在是哭笑不得。

在自然面前,人类自作聪明,正在一步一步地朝者背离自然的方向迈进,这是150年前的达尔文所没有想到的。160年前,经达尔文点拨,人类知道了所有物种起源于同一个祖先;160年后,人类开始思考我们在地球上还能够称霸多久。这个最大的挑战恐怕就是全球变化了,由此引发的荒漠化加剧、生物多样性下降、水资源匮乏、环境污染、人口爆炸、疾病蔓延、粮食危机等等,已对人类生存造成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

我们该怎样发展

在大自然中,人类永远是离不开大自然的,而大自然却可以不需要人类的存在。面临现实中难以平衡的生态,我们走出了一小步,正如1969年7月21日凌晨2点56分(UTC),阿姆斯特朗的左脚踏上了月球,说的一样:

这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绿康堆肥在整个生态环境中扮演的角色是微不足道的,我们所能做的是通过自然法则,加速那些废弃物的转化,使之成为可再生的资源。而如今谁都知变废为宝这一理念,又有多少人迈开了“这一小步”。

我们所面临的出路很简单:让畜禽粪便和农业废弃物回归自然;在自然保护方面,只要给自然界喘息的机会就行了。而我们却只是多米诺骨牌中的一枚,我们希望通过我们努力能影响更多的人。

我们的堆肥事业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我们的堆肥事业是一个人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